游老師分享(651): 平安夜

1944年12月24日於二次世界大戰最後的一個聖誕節前夕, 在雪花紛飛的傍晚間, 有一小隊美軍步行進入了德國某個小鎮, 他們離開最近的美軍基地還有100公里的路程, 只好嘗試尋找一個棲身之所, 待明天天亮時再繼續上路。 但是在這被炮火摧殘過的小鎮, 杳無人煙, 在他們遍尋一個小時後, 方才看見遠處的一間村屋內發出光線。 他們連忙走到那村屋叩門, 而開門的是一位大約50歲的農夫, 他與太太及最年青的兒子留守在這小鎮的農地屋子裡。 農夫一家看見這隊美軍, 甚為驚恐。

美軍隊長用有限的德語, 請求農夫讓他們逗留一晚及給他們一點熱湯充飢, 但農夫倆夫婦知道窩藏盟軍是死罪, 對這突如其來的情況, 不知所措。正在他倆猶豫之際, 兒子對農夫倆夫婦說: 「我們是天主教徒, 不是應該以愛人為最大的德行嗎? 」 被兒子的一語提醒, 農夫倆夫婦便決定冒險收留這隊美軍。 農夫倆夫婦隨即準備晚餐, 把他們唯一的火鷄都宰殺了。

當晚餐在準備之際, 忽然有人叩門, 農夫上前開門, 一看之下, 嚇得他魂不附體, 原來屋外站着的, 是另外一小隊德軍, 他們同樣要求留宿一晚。 在這兩難取捨之際, 農夫靈機一觸向德軍隊長說: 「歡迎各位軍官光臨寒舍度宿, 但我家現正接待幾位貴賓, 希望各位長官能夠放下武器, 與我家的貴賓一起歡度這平安夜, 迎接明天的聖誕節。」那德軍隊長一口答應, 便與其他同伴一起進入了農夫的村屋內。

不久之後, 晚餐準備好了, 在農夫的客廳裡, 左邊坐着一排美軍, 右邊坐着一排德軍, 大家一起共進簡單而溫暖的晚餐。 他們兩軍彼此用英語及德語配以手勢互相交流, 笑聲頻傳, 大家完全忘記了彼此是「你死我活」的敵對雙方。 德軍中有一位是軍醫, 他為其中一位受傷的美軍包扎好傷口, 他們彼此還交換了一些紀念品。 這個外間冰冷的平安夜, 與這村屋內的和平夜成為強烈的對比。 明天聖誕節早上, 當兩隊軍人離開時, 他們約定三年之後的平安夜在農夫的村屋重聚。

1947年12月24日, 果然有多位當年聚首一堂的退役美軍及德軍重返那農夫的村屋相聚, 當他們彼此擁抱時, 感覺仿如隔世, 當晚他們與該農夫一家重溫一個和平的平安夜。

2011年12月18日, 筆者如常回到港島西區天主教聖安多尼堂參與上午十時的主日彌撒。 坐在我左邊的是一位年僅三歲的許姓小妹妹, 而在我右邊是一位四歲大關姓小弟弟。 小朋友一般難以專注參加彌撒的禮儀; 許姓小妹妹正在手持一支只有半截的紅色小蠟筆在一份堂區通訊上隨意亂塗, 而關姓小弟弟則拿著一支原子筆在一本自備的小冊子上畫公仔。過了十多分鐘, 小妹妹不知甚麼原因, 她的小蠟筆不翼而飛, 她隨即蹲低了身子遍地尋找, 但遍尋不獲, 唯有依偎著身旁的外袓母在撒嬌; 婆婆正在安慰小孫女時, 關小弟弟走過來將他手中的原子筆交給與他並不認識的許小妹妹, 並鼓勵她繼續繪畫。兩個從不相識的小孩子都懂得互相分享, 而我們的人生是從甚麼時候開始分享的呢?

後者的體驗讓我想起前者的故事, 就是那位德國農夫及他的家人願意拿出家裡僅有的食物與兩批從不認識的敵對軍人分享, 而更加重要的分享, 是他倆夫婦的愛心!

游紹永博士

香港科技專上書院財務長及學術顧問

(全文字數: 1,239)

03/05/2024